太阳城娱乐

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文学 > 张家口文学

小酒馆

2019-01-30 11:06:25  来源:张家口新闻网

  ◎冯心

  我市过去有很多小酒馆,酒馆多的原因一是地处寒冷地带,冬天有些卖苦力的人喝点小酒能抵御风寒;二是因为与内蒙接壤,蒙族兄弟善饮,也影响了我们习惯饮酒。当年我们地区每个县至少有酿酒缸房两三家,多的四五家,还不只县里有,大的村镇也有。穷人进不了大饭店,只能找物美价廉的小酒馆,所以小酒馆相应也多起来。

  开个小酒馆不用投入多大的本钱,有一间门脸就可以,许多厂家进货还可以先赊账,卖完货再结账。一般小酒馆多选在车站、货场、仓库、木材厂、货栈、煤厂附近,有的还在小胡同。小酒馆实际上就是一间小门脸儿的杂货铺,一间屋子半边是杂货架子,另半边摆着两三张小桌(晚上拼在一起就是床),几条木板凳。冬天在屋中间靠墙垒个土炉子,烧开水,也给顾客烫酒。一般小酒馆杂货架上摆的是低档纸烟、洋蜡、火柴、咸盐。盆里腌的咸菜疙瘩头,油盐酱醋茶全有。下酒菜有:熟鸡蛋、花生米、兰花豆、豆腐干、豆腐丝、酱豆腐、臭豆腐、烧饼。稍好一点的小酒馆里备有香肠、粉肠、猪头肉、肉皮冻,炸小鱼,松花蛋。这些下酒菜是小酒馆独有的,稍微大一点的餐馆不卖这些。说到下酒菜,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下酒菜,说出来你绝对不相信。比如“石子儿”、“大铁钉”、“锈铁钉”、“大盐粒儿”。这些东西怎么能成为下酒菜呢?这都是旧社会的事。石子儿四五颗,五六钱重,表面粗糙,这种东西放在兜内,也有个别的放在特制的小布包内。喝酒的时候放在酒馆的小碟内,然后倒上酱油、醋、辣椒油等作料,和石子泡在一起,喝口酒,拿出来舔舔。大铁钉一个,七八厘米长,一般放在兜内,或者用细绳悬挂在脖子上。喝酒只去面馆,因为酱都免费。用大铁钉蘸着酱,边喝酒边吸吮铁钉。夏天身上会出汗,铁钉挂在胸前沾满了汗碱,等喝酒时直接叼在嘴里,靠汗碱上的咸味来解决酒菜儿问题。还有一种喝酒的,带一粒花生米,在喝酒之前先把花生掰成两瓣,然后再把两瓣掰成四瓣,四瓣掰成八瓣,一直掰到几乎成粉状为止。喝酒的时候用食指尖儿蘸上一小粒放在舌尖舔舔。大盐粒儿就酒很少有人使用,喝完最后一滴酒后口含那么一点盐粒儿。

  小酒馆屋里最显眼的是大酒坛子,红布包的酒盖子,盘子里放的是用白铁皮做的酒提子,有一两的,二两的,半斤的,还有酒碗,烫酒的汆子。最好的酒是瓶装的二锅头,一瓶两块多,想喝可以打开零卖,有人喝时,就拿一两的酒提子量着往外倒,喝的人少,除非来了朋友,一般人不喝,嫌贵。最便宜的是白薯酒。枣酒当年每斤七毛,二两才一毛四分钱,还是喝白薯酒的多。来小酒馆喝酒的,都是“罗锅子上山---钱短”。

  有道是:“好酒不怕巷子深,不怕顾客不上门”。小酒馆每天都是满屋子飘着诱人的酒香,也夹杂着汗味,外边门头上吊着个木头酒壶幌子。一般这些小酒馆关门都晚。有一些固定的顾客像下夜班的工人,赶大车送货的,车站装卸工,拉洋车的,泥瓦匠、工厂工人,做完活就来小铺里喝点小酒,来二两花生米,二两猪皮冻。都说“杯中之物堪以乐,一饮魂销万古愁”,有的是以酒为主,一块豆腐干就是一顿酒菜。碰到熟人边喝边聊,天南海北,云山雾罩一通神侃,侃累了,酒喝干了,还不想走。小酒馆儿有个好处,来的都是熟人,谁也不嫌弃谁,人多了挤一挤有个旮旯就行。喝酒的也有等级划分,一等为“抿”,二等为“品”,三等为“喝”,四等为“饮”,五等为“灌”,六等为“吹”,老北京人的话说,这喝酒“二等”为佳,“三等”点到即止,要是喝到“五等”就没什么劲了。小酒馆儿不做热菜,通常是现成的下酒菜,有的自带根黄瓜,半块咸菜,两瓣蒜,来二两酒,人少找地方坐坐,人多一扬脖二两酒下肚扭头就走。

  现在这温馨的小酒馆儿恐怕已经没有了,现如今到处是酒楼、酒吧。这种地方一进去少说得点俩菜,不卖零酒,要喝就是整瓶,再说也没那个小酒馆的气氛。这对那种“只要有酒灌,三天不吃饭”、“男人不喝酒,白来世上走”的人,是一种痛苦,想喝了哥几个只能找个经济实惠的饭馆了。

  (综合资料)

责任编辑:杨舒帆
张家口日报官方
微信“张小全儿”
张家口新闻网
官方微博
【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】

1.本网(张家口新闻网)稿件下“稿件来源”项标注为“张家口新闻网”、“张家口日报”、“张家口晚报”的,根据协议,其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,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张家口新闻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2。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。联系电话:0313-2051987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