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城娱乐

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张垣发现

赵家山村寻访杨罗耿兵团指挥部旧址

2019-01-07 10:21:57  来源:张家口新闻网

    赵家山村---怀来县西北部深山里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。新保安战役,这里成为了杨罗耿兵团指挥部所在地,使这段历史变得颇具传奇。在杨得志同志的回忆录《横戈马上》所写的新保安之战中,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张家口新闻网记者李晓利通讯员王胜杰赵婷

  1

  赵家山村位于新保安镇西北仅5公里,几年前,去往村庄的道路全是山路,蜿蜒迂回的羊肠小路,如果没有当地人带路,这个隐藏于大山里的小山村很难找到。

  如今,通往村内的村通水泥公路修建于2014年,沿着这条乡村公路向上,再向上……感觉快要到山巅的时候,一座掩映在树木丛中的小村庄展现在眼前。

  赵家山依山而建,与冬日昏黄的山色融为一体。一座座或大或小的房屋层层叠叠,散落在半山腰间。房前屋后,院落之间,山梁沟壑,栽种着槐树、杨树、枣树、海棠树……在一株株高低不齐的树木掩映下,那些石头垒砌的房舍忽隐忽现。

  赵家山村人少村大,以赵姓为主。早年间,从山西大槐树下而来的赵姓哥俩在此建村。赵姓哥俩一个住在东边,叫东边街,一个住在西边,叫西边街。此地四面环山,村北的黑沟,常年流水不断。在繁衍生息过程中,村民就地取材,利用山上丰富的石材由南向北盖房。石头路、石头房、石头院墙、石头炕、石头碾,村子里随处可见。

  站在赵家山村委会前,极目远眺,视野空旷而寂寥。冬天,村民忙完农活都下山去县城或镇内居住,空荡荡的山村里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户人家常住。树木草丛间,偶尔有野鸡扇着翅膀扑棱棱飞走的声音传来,空灵而亲切,为寂静的小村庄带来几许热闹。

  2

  就是这样一个隐蔽而又不被人所知的地方,70年前上演了一段惊心动魄的红色历史,在杨得志同志的回忆录《横戈马上》所写的新保安之战中,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新保安之战,是平津战役“各个歼敌”的第一仗。按照毛主席的总部署,华北野战军第二兵团在平津战役中的主要任务是围困、攻打新保安内傅作义的“王牌”部队三十五军。

  1948年12月8日,以杨得志为司令、罗瑞卿为政治委员、耿飙为参谋长的华北野战军第二兵团来到新保安地界,初步完成了对新保安之地的包围。包围新保安的除华北野战军第二兵团外,还有冀察热军区、三兵团的小部队。按中央指示,这些部队由杨罗耿兵团统一指挥。而杨罗耿兵团指挥部,就设在新保安以北地处深山中的赵家山村。

  在村干部马素芳家中,至今保存着《张家口文史资料第十四辑纪念张家口解放四十周年专辑》一书。此书中,节选了杨得志同志在回忆录《横戈马上》中所写的《新保安之战》。据杨得志同志在回忆录中所写:“赵家山村是个地处燕山山脉西侧八宝山地段的一个小村,只有二十几户人家,一百多口人。老乡们的房屋依山顺势像梯田建立在层层山坡上。由于贫穷,开山凿石又难,房舍都很矮。我住的那一家,三间屋加起来不足30平方米,两边的屋里都有很大的土炕,不要说挂地图、开会,两三个人在房里身子都转不过来。以往我和罗瑞卿、耿飙每到一地,大都是住在一起的,这次只好分开了。好在我的住处门外有一间碾屋,比较大一点,便成了我们的临时指挥室和碰头研究问题的地方。”

  “赵家山村的海拔比新保安高500米左右,村南的南新寨上,曾住过土匪,地下有约5公里长的山洞连通枣沟村。杨得志的部队官兵在南新寨用石头垒砌的方形观望台,底宽为5米,高为3米多,从观望台上瞭望,新保安内敌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。”赵家山村干部赵占河指着村南安装高压线路的一座大山说。

  3

  “当时天空中有很多傅作义派来的飞机,往新保安城里投送弹药物资。怕解放军击落,飞机飞得很高。冬天风大,飞机投下来的很多物品,被大风吹到解放军阵地。”赵占河说。

  “杨得志和罗瑞卿、耿飙等同志在赵家山村只待了11天,之后他们由赵家山村移到了离新保安大约只有三里左右的地方指挥。”马素芳说。

  1948年12月22日7点,杨罗耿兵团对新保安发起总攻,下午17时结束战斗。“我和罗瑞卿、耿飙、潘自力等同志是23日黎明下山进入新保安的。激战后的新保安,狭窄的街道,横七竖八的汽车,翻了几个个儿的工事以及群众的房舍依然冒着滚滚浓烟。沟壑纵横,坑洼相连;枪炮车辆,物资弹药遍地皆是……”杨得志在回忆录中写道。

  弹指一挥间,70年过去了。在流逝的时光中,这段红色历史在赵家山村仍被村人回味着……

  如今,村里的许多房屋都无人居住,坍塌了不少。“当年这家宅院的主人只有20来岁,是位党员,他将自家房屋腾出来,作为杨罗耿兵团指挥部。”赵占河指着位于村庄西南的三间低矮房屋说。

  在岁月侵蚀中,曾为杨罗耿兵团指挥部的房屋因年久失修也已坍塌,周边草木丛生。不远处的草丛里,一块大碾盘凄凉地躺着。“当时房屋窄小,杨得志同志就在这块碾盘上看地图。”赵占河说。

  (版权所有,转载必究)

责任编辑:杨舒帆
张家口日报官方
微信“张小全儿”
张家口新闻网
官方微博
【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】

1.本网(张家口新闻网)稿件下“稿件来源”项标注为“张家口新闻网”、“张家口日报”、“张家口晚报”的,根据协议,其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,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张家口新闻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2.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。联系电话:0313-2051987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