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城娱乐

首页 新闻中心 时政 独家 县区 小记者 教育 医疗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车 冰雪网 数字报刊 清水社区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张垣发现

慈禧庚子西逃吴永怀来接驾

2018-11-13 10:52:25  来源:张家口新闻网

 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之后,帝国主义加紧了对中国的侵略活动,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。联军先攻占大沽炮台,继而攻陷天津,庚子七月未巳战火烧至京师。

  清廷两宫闻讯,仓荒西逃,一路风餐露宿,狼狈不堪。两宫人马败走两日,无人接待,饥寒交迫,自不待言。到了怀来,才有了落脚之地。

  当时怀来县知县吴永,浙江人,是曾国藩孙女婿,到怀来任职已三年光景。义和团运动此时蔓延到京津冀一带,更波及到怀来县城。吴永正与义和拳民周旋之际,忽接到一紧急“谍报”,吴永打开一看,原来是延庆官员送来的清廷两宫西逃的人员名单。包括皇太后、皇上、皇后、庆王、瑞王、肃王、军机大臣等文武百官以及两营官兵数百人,明日即将抵达怀来。

  面对整个清政府官员的庞大阵容一下倾泻到一个小小塞外县城,无疑给知县造成莫大的压力,吴永斟酌再三,决定迎驾。当然这场迎驾活动是困难,也是机遇。他做了周密的安排和部署:一、专遣人安排两宫食宿起居;二、专约请本地商绅,制备蒸馍、烙饼、稀饭以及蔬菜等食品。还星夜派人到距县城20余里的榆林堡,置三口大锅熬绿豆稀粥以供应两宫人员的炊饭。

  庚子七月二十四日晨,吴永由马勇陪同出城,大约上午九点左右抵达榆林堡。乡野居民逃徙已尽,街衢列屋紧闭,空无人烟,寻到站所,仅有馆驿家丁留守。经过询问,驿马皆被乱兵掠去,堡内仅有驿店三处,选择其比较宽绰讲究的房间,准备让圣驾小息。并配有机椅铺垫,朱拓字画的陈设。店中各备有煮绿豆小米粥一大锅。一切准备就绪,吴永坐在店门口的石墩上等候迎驾。

  顷刻之间,肃亲王乘马先到。示知两宫銮驾到来的先后顺序以及做好如何迎驾的准备。吴永听后旋见导骑驰骋而来,传呼驾到,忽见四人舁蓝呢大轿前行,将到店门。吴永立即跪喝:“怀来知县吴永跪接皇太后圣驾。”接连一驮轿停到眼前,轿中对坐二人,吴永复喝“怀来县知县吴永跪接皇上圣驾。”之后,又有双车套骡车七八辆,上坐瑾妃、庆王两女、宫女、女仆、各项首领太监,相继入门。尚有扈毕王公军校、骑步兵卒数百人散立于街头,悉现饥疲困顿之状,已狼狈数日。

  纷扰略定,忽一太监出门外大声呼叫:“谁是怀来知县?”吴永起立自认。太监然后厉声说:“上边叫起,随我走!”吴永见其来势汹汹,疑恐上边有谴责之意,就贴近太监身边叩问吉凶?太监回答道:“这谁知道?且碰你造化。”随之牵手挽袖而行,入院到正房门外申报后,便搴帘令入。屋内正中设一方桌,左右列二椅,太后布衣椎髻,坐在右椅上,吴永便跪报履历,并免冠叩头。太后发问,是何姓名?何族?何省?是何班次?何时到任?吴永一一俱奏。又问:“一切供应有无预备?”奏曰:“已敬谨预备,惟昨晚方得信息,实不及周到。”太后说:“好,有预备就得。”言至此忽放声大哭道:“我与皇帝连日历行数百里,竟不见一百姓,官吏更绝迹无睹。今到尔怀来县,尔尚衣冠整洁来此处迎驾,可称我之忠臣。今见到尔,犹不失地方官礼教,难道本朝江山尚获安全无恙耶?”太后哭罢,自述沿途苦状,连日奔袭,又不得饮食,既冷也饿,途中口渴,命太监取水,井内竟浮有人头,不得已,采秸秆与皇帝共嚼,聊以解渴。“昨夜我与皇帝仅得一板凳相与贴背共坐,仰望达旦。天晓后寒气凛冽,实在不可忍耐,尔试看我已成了一乡间老太婆。皇帝亦甚辛苦,到今两日不得食,此间曾预备有食物?”吴永奏答:“尚煮有小米绿豆粥三锅,预备随从打尖用,但亦被溃兵掠去,今只剩一锅,恐粗粝不敢上进。”太后赞扬到:“有小米粥甚好甚好,可速进。患难之中得此已足矣。”忽而又说:“尔当叩见皇帝。”谓顾李太监:“莲英,尔速引之见皇帝。”时皇上坐于空椅之旁,身穿年旧湖绉锦袍,上无外褂,腰无束带,蓬首垢面,形色憔悴。吴永依式跪叩,皇上缄口无语。吴又转向太后,太后说:“我今已累,尔可下去休息。”吴永退出至西厢房。随之,将粥饭送上,内监索要筷子,吴永将自带小刀牙筷给太后、皇上敬上。余人不能遍及,只好取秫秸秆以代之。此时,屋内唏哩唰唰的响成一片。大家吃得甚感香甜。少倾,总管李莲英出来,满脸笑容并翘起拇指相与吴永说:“尔甚好,老佛爷很喜欢,尔用心伺候,必有好处。老佛爷想吃鸡蛋,能否取办?”吴永说:“此间居民逃散已久,安得取得。不过,可试试去办。”李又说:“尔用心承应,能讨老佛爷喜欢,必不吃亏。”吴永便出门到居民的空屋中到处寻觅,忽抽一橱屉,内竟有五卵,但无法煮熟,不得已,亲到西厢房自找炊火,找一空釜煮之,继而找得一粗碗,佐以食盐一撮,交与内监呈上。俄而李莲英复出与吴永说:“老佛爷很受用,适所进五卵,竟食其三,余二枚赏与万岁爷,此好消息也。但老佛爷还想吸水烟,尚能觅得纸吹否?”吴永正在窘迫之际,忽然想起身边有粗纸数帖,勉强可用,乃于西厢房自行撮卷五支奉上。慈禧已得瘾足饱食之后,精神焕发,便出门于廊间招呼吴永近语,吴永跪听,太后说:“此行仓促,竟未带衣服,颇感寒冷,能否设法预备?”吴永奏称:“妻已故,唯臣母有遗物数件,现在任所,恐粗陋不足堪用。”太后说:能暖体即可,但皇帝、格格们皆随身一衣,能为多备几件尤佳。吴永奏谓,臣回署当筹备送上。太后说:“尔可先去料理,我与皇帝即启行矣。”吴永奏谓:“臣候叩送圣驾启行。”继而传呼起銮,太后换乘怀来所备之轿,皇上还乘原轿,吴永跪送毕,便上马飞驰回署。途经村落不见一人,城内居民店肆紧闭。吴永觉得这种现象有失体统,遂传谕各家居民,一律开启门户,并在门外摆设香案,悬灯结彩,令居民在街上跪迎。稍作安排之后,即有前站内监乘马先到,吴永亲自领其察看住所,甚感满意。发出了惊喜的感叹:“咱们今日总算到地头了。”

  刹那间,銮驾已到,吴永跪接,两宫先后降舆入内,旋即促人叫起入见。太后喜形于色,温和相语:“很难为你办理”云云。吴永退出回署,督促供应。随扈官员皆陆续到县。斗大的山城,一时填塞俱满。

  吴永回署,落实太后的嘱咐,先将署中的衣櫃打开,觅得先母夹袄一件,又捡得大袖江绸马褂,蓝皱夹衫长袍各一件,拟进奉皇上。又以自用绸绉长衫数件,并为一包,当即驰赴宫内呈上。少项复传入见,太后及皇上均已将所进衣服穿上更换一新,威仪稍整,两格格穿上长衫停立外闲看。这时,两宫人员一扫狼狈困顿之态,复显从前皇家威严和神气。

  两宫驻跸怀来已达二日,在此荒僻山城中,两宫贵要云集,千乘万骑之供应,真是不堪重负,沿城十里以内,粮食、蔬菜、马匹、草料,悉索已尽。知县吴永,上下奔走,穿梭往来,几乎无一刻宁息之时,宫门传呼,日达三次之多,累得嗓音顿哑,两骽肿胀,足亦难以轻举。由于往来的劳碌奔走,靴头间洞穿两孔,已见趾踵红胀,辛劳之疾,莫可名状。

  第二天傍晚,吴永复至宫门外叫起,太后明谕:城内外不许有枪声,如有人放枪,可立即擒拿处斩。我尚拟再住一日,一切供支,汝可量力为之……勿可过劳苦云云。吴永对太后的体恤,感激涕零。

  至第三日,供应食物,渐形支绌,捉襟见肘,前两日乡民运进城的蔬菜,以及日用百货,大筐小稆,络绎不绝,至本日骤觉锐减,觅乡担已不可得。

  是日傍晚,忽自宫内传旨,由军机处交来字条一张,上写:“本日奉上谕吴永着办理前路粮台。”吴永自觉大恩所压,惊愕不知所措,一身三事,捐糜顶踵,且不暇计,念此全城生灵,若大驾启行,自己随行,地方善后,无人负责,溃兵游勇,卷土重来,侵扰民众,蹂躏将无完土,何以对得起怀民。念及乡民及走后的善后事宜拟将找两宫陈奏,值其已睡未果。又往见肃王爷、瑞王爷、王中堂等陈说理由。由于吴永的态度恳切,中堂指点他往见执掌军权的马玉昆商量,最后给他拨一个营的兵力,镇守怀来县城,这样方解除了吴永的后顾之忧。

  二十五日黎明两宫启驾,离开怀来城,经土木堡,前往沙城驻跸。前往沙城中,烦扰之事也接踵而至,皆被他一一化解。经他反复思量,觉得身无一文之军饷,手无一旅之官兵,来日方长,何堪受此缠绕。当时随驾的岑春煊有饷银五万,且带有兵马在身,何不以督办让之,于是决定面奏太后。在沙城,他亲自到东大寺行宫,经通报后,两宫叫起,说吴永有事禀奏。太后立即准奏,吴永说:“蒙恩派臣为行在前路粮台,本应竭犬马之劳,惟臣官仅为知县,向各省藩司行文催饷于体制诸多不便,发布文告,亦多有畏难之处。现有甘肃藩司岑春煊随驾,可否仰恳明降谕旨,派岑督办粮台,臣改作会办……”太后听后沉思良久说:“尔这主意很好,明晨即降旨意,此次差事,你办得很好,汝甚忠心,不日即有恩典,我于外间情形知之甚悉,皇帝性情亦好,差事如此为难,断不致有所挑剔,汝可放心,无须忧急。”太后说完吴永免冠叩首,不禁又感激流涕。然后又下谕旨说:“尔之厨子周福很会烹调,方才所食扯面条甚佳,炒肉丝亦甚得味,我意欲携之随行,不知汝愿意否?”吴永说:“厨夫贱役,蒙恩提拔,不惟该厨得有造化臣亦倍增光宠。”有顷,吴永退出,是日傍晚至宫门,有内监告知厨子周福已赏六品顶戴,供职于御膳房。

  翌日,在沙城,一早太后召见军机,降旨:“派岑春煊督办前路粮台,吴永、俞启元均着会办前路粮台”。这样可以为吴永分担事责,但为军机大臣所不悦,因为军机对岑不放心。是日銮驾启程赴宣化,驻跸鸡鸣驿。此时宣化县陈立斋来此迎驾。

  二十七日辰启銮,行三十里至饷水铺,又行三十里至宣化驻跸,是日降旨:直隶怀来知县吴永着以知府留于原省候补,换了顶戴。

  二十九日,吴永具折谢恩,蒙召见。皇太后说:“汝忠心且有才干将来定当大用,望好为国家效力,尔以后如有所见解或重大事宜,准尔专折具奏。”这就赋于吴永更大的权限,而取得了皇太后的信任。

  三十日,两宫仍驻宣化,吴永上折陈奏十条:一、请下罪己诏;二、请派王公大臣留京办理善后事宜;三、随扈京官,请酌给津贴;四、请刊行朝报,俾天下知乘舆所在;五、随扈各军,请饬编补足额,恪定军纪;六、各省义和团余众,请饬疆臣分别剿办解散;七、请饬各督抚宣谕逃匿教民各归乡里;八、请饬各省将应解京饷核定成数分别解送行在户部,以济需要;九、请饬京外大臣遴保通达时务人才,破格任用,并注意出洋留学生量才参进;十、圣驾经过,沿途十里以内,请豁免本年丁粮。

  以上十条交军机大臣商酌采用,请旨施行。八月初一至初三两宫仍住在宣化,传命庆亲王回京与各国议和。初四两宫自宣化启程经怀安向山西进发。吴德源整理

  (版权所有,转载必究)

责任编辑:杨舒帆
张家口日报官方
微信“张小全儿”
张家口新闻网
官方微博
【张家口新闻网版权声明 】

1.本网(张家口新闻网)稿件下“稿件来源”项标注为“张家口新闻网”、“张家口日报”、“张家口晚报”的,根据协议,其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稿件之网络版权均属张家口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,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 时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张家口新闻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2.本网其他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或版权所有者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。联系电话:0313-2051987。